中超2020赛季开启 顶级足球IP价值遇考

在延期五个月后,2020中超联赛宣布回归。7月1日,中国足协在官网发布公告称,2020中国平安中超联赛将于7月25日分别在苏州赛区和大连赛区举行。

作为国内的体育赛事顶级IP,中超联赛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不过,在CBA联赛率先重启后,中超联赛此次开启赛事的过程并不轻松。如今,在赛季时间压缩,赛制出现变化的背景下,中超的商业利益正面临缩水,能否催生体育产业与商业化开发共振的局面,维系职业联赛影响力第一的地位,中超公司也将面临严峻考验。

7月1日,中国足协官网发布公告称,2020中国平安中超联赛将于7月25日分别在苏州赛区和大连赛区举行。

中国足协在公告中表示,中国足协将全力做好赛事的各项服务保障工作,严格遵守国家防疫工作的各项要求,认真做好赛事的各项组织管理工作,确保中超联赛安全有序进行。

事实上,中超联赛的启动事项一直处在变动之中。5月13日,有消息称,中超将在6月27日开幕,当时出台的蛇形分组、双循环交叉淘汰赛的赛制将原本30轮的赛程砍去1/3,曝中超外援将限薪每支球队最终只需踢20场比赛就能决出最后的排名。随后,公开报道显示,更高一级的管理部门要求中国足协拿出更细化和成熟的方案,6月27日开赛的可能性被打消。

5月29日,国家体育总局发布了关于恢复体育赛事活动的指导意见提到,中超联赛、CBA等职业体育赛事,需要单独制定恢复工作方案,经过审核评估后实施。

6月上旬,足协选定了上海和广州两座城市作为赛会制比赛的赛区,并且派出了高层前往两地考察。然而6月下旬,北京疫情出现反复。由于大城市防疫压力较大,有关部门否决了在一线城市和省会城市举办比赛的可能性,足协只能再次选址。

面对赛区选址的一波三折,中超最终确定了在苏州和大连赛区集中比赛的方案。不过,关于具体的赛程和赛制,公告中并没有详细透露。

对此,有知情人士透露,按照之前中国足协的方案,,中超16支球队以上赛季成绩为基础,通过蛇形分组分为A、B两个小组,A组入驻大连赛区,B组入驻苏州赛区。各组在第一阶段联赛进行组内双循环比赛,两个小组的前四名和后四名球队分别进入争冠组与保级组,继续进行角逐,从而决出冠军、获得亚冠参赛资格球队和降级球队。

在体育大学教授吴光远看来,疫情对体育行业的重创不言而喻,这种时候如果中超恢复顺利进行,无疑将是中国体育产业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由于疫情的影响,国内大部分本赛季赛事都遭遇了不同程度的推迟,其中就包括中超联赛。目前全球范围内,英超、西甲、意甲、德甲等赛事已重燃战火,国内CBA联赛也早于中超复赛。

不过,相比于CBA联赛的复赛,中超联赛此次赛制和赛程面临调整,商业利益也随之缩水。

资料显示,中超联赛新赛季本该于2月22日拉开战幕,直至10月31日结束30轮共计240场的比赛。2020年中超联赛和各俱乐部的赞助商因为赛程压缩、赛制改变而减少品牌呈现之后,赞助金额也相应做出调整,2020赛季中超俱乐部的三大块收入——中超分红、自主招商营收、比赛日收入都已大受影响。

据不完全统计,由于赞助商拖欠了中超公司约3.2亿元费用,导致部分中超分红未能及时到位。各俱乐部原本近7000万元的中超分红将至少减半,主场比赛日收入可能全减,自主招商的赞助收入也将受影响,每家中超俱乐部全年的收入可能将减少1亿元。

在业内人士看来,中超第一阶段空场比赛的几率很大,这也意味着比赛门票收入将成为空谈。此前意甲等赛事宣布空场举行,导致俱乐部在门票方面损失惨重,包括场馆周边的实体经济也受到了影响。

一位PP体育的内部人士也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目前中超联赛转播的要求很高,过去很多的现场转播名额也受到限制。

此外,由于面临国家队的比赛,中超联赛在比赛数量上和赛程都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

对于具体赛程和赛制,以及赞助商的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致电中超公司,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复。

北京大学国家体育产业研究基地体育产高质量发展课题组副教授郭斌表示,虽然没有了观众,但对于几个月没有看到直播赛事的而言,无疑会释放球迷热情,一解看球荒。同时,媒体来说,新鲜的直播内容也将是收视率新的增长点,

在过去16年中,中超联赛逐步商业化、市场化,整体社会影响力在国内赛事中领先,被业内称为“中国体育赛事第一IP”,这也使得版权招商收入成为中超收入中不可忽视的一部分。

自体奥动力80亿元拿下2016-2020年五年中超全媒体版权后,中超一度进入全球顶级足球IP的行列。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中超版权价格达到十年110亿元。此外在财政收入方面,中超公司在去年总计进账15.9亿元,其中商业赞助为4.65亿元(11家赞助商)。

虽然赞助费用稳步增长,但在今年的疫情影响下,中超的版权费用也将随之减少。一位接近体奥动力的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目前体奥动力正在与中超公司谈判,减少2020年的版权费用。此外,在2019年的赞助商名单中,百岁山、东鹏特饮、壳牌等企业也悄然退出。

郭斌认为,中超开赛,对于相关赞助商而言,也是赞助收益恢复的第一步,如果进展顺利,比赛如预期的精彩,也会吸引部分赞助商回归球场。

目前,在中超联赛的赞助商中,服装品牌赞助商耐克率先宣布中超俱乐部球队全新主场球衣已设计完成。耐克中国大中华区足球品类总经理常远表示,“中超联赛是中国足球运动的重要平台,耐克将继续和中超携手并肩,提供顶尖的运动装备,帮助他们创造更好的成绩。”

此外,体奥动力的相关负责人也表示,目前体奥动力的相关招商工作已在7月1日正式展开。招商或许面临诸多困难,但联赛恢复的进程不断推进,也会有效拉动赞助费用的提升。

相比CBA的商业价值不断提升,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enticularimage.com/,曝中超外援将限薪中超可谓面临诸多不确定性。尽管中超公司为维护赞助商的利益,已经尽了最大努力,但商业化的目标已恐难达成。面对日益临近的开赛日,顶着国内顶级足球IP光环的中超联赛,也将面临如何维系赞助商、持续开发商业资源的考验。北京商报记者 蓝朝晖 李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